华北日报
您的位置:主页 > 国内 > 文章正文

强势垄断水利业务,弱小公司要否生存

 工程建设项目招投标领域突出问题,事关民生、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。要持续加大对该领域问题的整治力度,强化招投标全过程各环节的监管,规范招投标市场秩序,优化营商环境,维护政府公信力和社会公平正义。近日,湖南省岳阳县步仙镇岳坊村的陈某田致函有关部门,反映其在水利项目投标过程中遭遇不公的事情,恳请上级领导设身处地听民声,解民忧,纾民困,依法依规妥善处理,维护百姓正当权益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 在一份题为《霸权垄断水利业务,弱小公司要否生存》的书面反映材料中,陈先生陈述了事情经过:2010年岳坊南灌区加固,1700万元的项目,被挂靠君山资质的巴陵公司强霸去。领导说这次算了,下次还有工程的。
    2012年12月,29座水库除险加固,2个标4400万元,又被巴陵公司强霸去。100多万元的相思石洞水库,结账成600多万元,水库大都翻几倍结帐。为首招标经理廖某波还带二十几人,从市政务中心大门口挟持我到十多里的荒地里,非法拘禁我2小时40分钟,且遭暴力殴打。打手最后说:这样的项目是你陈某田能够投标的?你去医院有人出钱的。最后赔偿我30万元,给500万元分包业务。赔偿金现还挂在水利局帐上,我得18万元,中间人得12万元。水利局承诺的业务,也没有实现做完。
    2014年8月20日,我协助的资质中标长湖黄沙河2560万元的治理工程,又被巴陵公司挂靠的君山资质强霸去。县、市有关部门现已查清,对方巴陵公司挂靠的君山资质无法中标。县、市有关部门答应我的诉求,赔偿我500万元,要我签字并按5个手印,压在市某委邓主任办公室。镇里某领导叫出付老板,想接管我中标2560万元的项目,说这么大的事你自己做不了,要付老板再从中赔偿我300万元(在县信访部门开了会的)。如果不听镇里的,就无法解决。如此,我的案件得到和稀泥不公平对待。
    我注册的茂天建设公司(我是法人)倒闭,没接过半分钱业务。我反映情况三年,害得我三年没在家过年。县信访部门领导周某某对我说:和镇里说好的,先到信用社借10万元过年。我叫去了妹妹和姨妈担保,没有借到一分钱。
    当时我们中标的项目,我找以前中间人胡某文,打电话给分管水利的原县领导易某某协商一下,得到的答复是没法协调。市某委领导杨某某说了一句公道话:是谁中标给谁做。有个别的领导却当保护伞,说我的挂靠的没资格查。我要中标公司去查,中标公司说省某委要罚款。省里巡视组来县里,我们去送报告却不让送,说我们大声喧哗,一家四口受到不公正对待。主管这个项目的水利局领导刘某,要我在该局大会上公开申明错误地告了该局的状,然后会关照我,给我业务做。
    ERC是一种大项目,几十亿的项目,必须要起动,资金不足,大型公司和央企用这一种ERC的形式带资承接下来,分多少年付清。一般公司没办法承建。像一医院、二医院、GA局这样的项目有资金,所有的公司都愿意做,他们用这种模式来招投标,全国建筑公司像省建六公司、五冶都是自带设计院的,都不能够参加投标。有关系有后台的才这样胆大招标。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,不得而知。
    当时,2560万元的项目,以业主李某龙为首的5个评委和巴陵公司经理徐某荣、廖某红他们涉嫌暗箱操作,水利部门招标办原吴组长涉嫌包庇这次招标,再加上多个没中标的老板参与瓜分,从中赚取不义之财。
    多重压力之下,我只好同意县某委陈领导的解决办法,先补偿我90万元,当年给400万元分包业务做,以后再投标。我说您以后调走了怎么办,他说县里都知道会关照你的。可现实和陈领导说的大不一样,又投标两次又亏几十万元。别人违规围标,比以前更加寸步难行。最后县领导吴某某拍板,一次性给我困难救助170万元。恳请上级领导设身处地听民声,解民忧,纾民困,依法依规妥善处理,维护百姓正当权益。

来源:招投标资讯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

特别提醒:《华北日报》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。